欢迎光临宏宇集团    |    企业邮箱

   企业动态      大型活动      行业聚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淄博陶瓷的未来在哪里?他们是这样说的……

文章转自陶瓷信息


    2017年7月11日,由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陶瓷信息报社联合主办,中国财富陶瓷城、山东建筑卫生陶瓷行业协会(筹)、陶瓷信息报社山东记者站承办的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隆重启幕。

    在本次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陶瓷企业家、上下游企业家、行业专家等深入探讨了淄博建陶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

    他们为新形势下淄博产区破局突围、加速转型、谋势未来建言献策,就淄博产区的未来发展之路,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


他们分别是:

主持人:
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秘书长、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尹虹
 
对话嘉宾:
广东宏宇集团副总经理 欧家瑞
广东一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冯竞浩
淄博乐陶仕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峰芝
中国财富陶瓷城执行董事 孙红霞
广东道氏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高继雄
佛山市恒力泰机械有限公司营销总监 旷国军
广东中窑窑业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监 黄丹

以下为对话内容精彩集锦:

产区的强与大不一定只看产能
还跟品牌和创新有关


    尹虹:今天论坛的主题是淄博产区破局与突围,实际上破局和突围也就在于谋势未来,既然要破局突围,那么,淄博产区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局面?

    李峰芝:经过两年政府的去产能,产业结构调整,现在淄博一共剩下了2亿多平方米的产能。淄博产区从2009年开始进行产业调整,2010年之后从原来的12亿减到了7亿,现在降到了2亿,生产线60多条,包括淄川区23家陶瓷企业,张店区12家企业13条生产线。淄博产区的产品结构大部分是全抛釉,部分企业生产仿古砖,生产瓷片的企业已经很少。

    今年到现在很多陶瓷厂感觉到销售形势不是很好,因为环保升级,淄博大部分企业在4、5月份才开工,因此部分OEM客户因为没有货源,流失到了其他产区,现在虽然开工时间不长,但销售压力比较大。

    尹虹:我记得在七八年以前,佛山产区要砍掉70%的陶瓷厂,淄博的口号也是要去70%的产能,大量去产能,对于产区的地位会不会受影响?这两个产区有没有可比性?

    欧家瑞:要“强”就必须“大”,这是我个人理解。其实佛山陶瓷行业的发展也有一个从小到大、到强的过程。上世纪70年代,淄博产区比佛山产区大很多,改革开放之后,佛山产区开始突飞猛进,从小到大。

    南庄原来一个陶瓷厂都没有,后来引进设备,农民洗脚上岸都做陶瓷厂,每个村都有陶瓷厂。最差的时候,开一辆小车停在路边,半个小时会落满灰尘,到处乌烟瘴气。后来佛山政府腾笼换鸟,减了大部分的企业。南庄那么多陶瓷厂,现在一个没有。宏宇企业所在的南海狮山镇,过去有43家陶瓷厂,现在只保留了3家,宏宇有一个基地在那里,其他厂都腾笼换鸟到了全国。

    为什么产量少了,大家还说佛山建陶强大?我认为是佛山的品牌影响力大,佛山的研发创新能力强大。产能可以称之为大,品牌影响力大,研发能力大,也可以称之为大。产区的“强”与“大”,不一定就看有多少产能,还有其他方面的强大。

    孙红霞:我认为一个产区的产能,不代表强大与否。淄博产区通过两年时间的产业转型升级,实现了由量变到质变。我相信,通过“质”变来代替原来的“量”变,淄博产区还是能继续在全国建陶产区中发挥它的重大作用。

    尹虹:以前佛山担忧会出现空心化,但佛山没有。不过我还是很担忧,我不认为淄博一定不会出现空心化,不能盲目乐观。现在马上要启动陶博会,孙总你对这届陶博会,有把握比去年陶博会做得更好吗?观众或参展的企业一定更多吗?

    孙红霞:这一点提到了我的痛点,今年是中国财富陶瓷城面临挑战的一年。从4月份开始筹办第十七届中国淄博陶瓷博览会和第十三届淄博陶瓷经销商峰会,我们在招商过程中也遇到了困难。

    不过淄博产区的产能降下去了,展位面积没有变,去年两万平方米临时展位,今年仍是两万平方米,其它产区看到淄博降产能,报名积极性都非常高。现在外产区展馆全满,河北、河南、陕西、山西、湖南、湖北、法库等产区,还有江西产区、广东产区都来参加。本地企业可能在陶瓷转型升级痛苦过程中还没有拔出来,希望淄川区和张店区两区政府的政策能够尽快敲定落实,落实之后大家应该是有信心的。

    我们今年会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把陶博会办得更有生色,无论是规模化和多样化都会更好,使全国经销商及全球采购商重新看到淄博陶瓷的希望。

    尹虹:佛山陶瓷产业转移是2007年,到现在10年了,走得也很痛苦,但是现在佛山的总部经济,还有研发能力和品牌营销还是可以的。那么,淄博这次去产能,在未来3年或者5年时间,有可能复制佛山模式吗?出现像佛山总部经济形式的可能性有多大?

    旷国军:淄博经过这两年的去产能,要想重复佛山的总部经济模式,我认为不是很合适。淄博产区作为北方的研发基地,或者是技术基地、销售基地,应该是可以的,但一定要走差异化路线。因为淄博现在最基础的产能减下来了,淄博的陶瓷企业家对企业的产品肯定有选择,要做最有竞争力的产品。中国(淄博)陶瓷总部和中国财富陶瓷城等商务平台,招商肯定也要侧重打造跟佛山不同的模式。

    淄博的优势,是物流总部和研发,中国建陶南有佛山,北有淄博,这样的局面应该还会持续下去,不会出现大家所担心的产业空心化。

产区积累越多,产品创新花的成本越少


    尹虹:淄博这几年虽然名气不如佛山大,但是它的很多新东西,如干法制粉,不落后于佛山。我想问一下冯总,现在这么小的规模,支撑这些技术创新有没有问题?

    冯竞浩:我觉得淄博陶瓷做得非常棒,佛山很多名牌企业都在这里贴牌,虽然淄博的区域品牌建设落后于佛山。在差异化方面,淄博陶瓷能不能定位于釉面砖之都?因为淄博产区的仿古砖、瓷片都做得非常好。

    其实我们要跳出做砖的层面,感受到它在做艺术,做文化,让人走进展厅以后产生购买欲望。所以要做设计,要从关注人的角度多去了解。现在有老年人的需求,有90后、00后不同年龄段人的需求,这些方面去突出。

    另外,很多人觉得陶瓷行业是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现在的环保压力,也体现在这里,那我们如何去掉这种高污染高能耗的帽子?需要我们在去产能的过程当中,建设一个绿色智能的工厂,让人们感受到现在的陶瓷产业,并不是传统理解的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我们通过做绿色智能工厂来带动品牌建设,拉动销售。

    缪斌会长提到,淄博周边的需求是20亿到25亿平方米,其实这个蛋糕还是很大,虽然产能只有两亿平方米,如果能做得好,淄博产区未来还是挺好的,还是很有希望的,可以挖掘很多的潜力。当然,我们也可以走出去,去非洲、中东等国家去建设。

    我在伊朗碰到国内的一个客户,他在印尼和伊朗开了两个厂,效益很可观,也有客户去非洲建厂,我觉得一带一路可以作为产能输出的一个方向。

    尹虹:谢谢。我询问一下高总关于技术方面的问题,这几年熔块基本上集中在山东,去产能后,淄博的技术创新还能继续延续下去吗?

    高继雄:现在很多熔块厂或者做材料的从淄博被迫转移到江西、广东,或者华北、西北,甚至出国开拓市场,当材料或者配套企业弱化之后,淄博产区的干法制粉、金刚釉等创新,能否延续是个问题。

    广东产区有设备展,聚焦了国内甚至整个东南亚最大的装备、设备、材料、设计、应用的资源,那淄博产区是不是可以通过行业,甚至政府协作,来营造这样一个氛围,把工业制造提升上去。创新包括思维创新和应用创新,材料创新在淄博从来不是问题,从一个原创材料落地到推广,很迅速,如全抛釉、金刚釉都是非常鲜明的例子。这种短平快的生产节奏,包括贴牌模式,如果没有强大的市场感召力,或者说没有外在机制固化,去产能之后创新的连续性就少了。

    意大利这么多年过来,他们的产品创新跟设计,包括工艺创新,就是两个字:积累。积累的越多,花的成本越少。那用什么方式能够把这些东西积累下来?我觉得还是需要有一个外部环境与内在引力的结合。


市场经济可以推动技术创新
有没有行政干预不重要


    尹虹:高总还是有一些忧虑的,对于整个产区的持续创新。我想问问黄丹,作为一个窑炉设备公司来讲,如何使这个地区的建陶产业全产业链更完整,技术水平更高,更有创新能力,你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黄丹:要破局要突围首先要知道自己,要了解自己,还要找到自己的特点。我认为山东人有自己的特色,创新、敢干,这一点非常重要。思维能接受外在一些信息,能接受市场的变化,才能创新。淄博产区的思维足够开放,比如干法制粉,是在山东淄博第一次做的,零排放窑炉,超宽体窑炉,第一条线都是在山东。现在淄博产区去产能,如果不能做大,也要做出自己的差异化和特色来,这样企业才有活下去的能力。

    我们在窑炉上做了非常多的尝试和创新,现在经过第三代研发,在云南的中辉,河北的高邑,都投产了零排放窑炉,真正能够节能15%到20%,氮氧化物排放可以控制在100毫克以内,脱硫可以做到零点零几的指标,符合山东目前的环保形势。

    尹虹:干法制粉差不多是两代人的理想,在国外至少成功应用了20多年,现在山东不知不觉就成了干法制粉的中心。我想问一下李峰芝,现在政府在强推干法制粉,理论上市场是变大了,将来中国干法制粉仍然会在淄博做大吗?

    李峰芝:干法制粉大大降低了原料的成本,能节约60%,而且减排,没有原料制备传统工艺里面的煤耗和天然气的耗费,脱硫脱硝都少了。我们去年运行了一年,今年5月底干法制粉二期工程结束,拆掉了球磨机。从完工到现在,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企业来看,都很感兴趣。

    市场经济本身就可以推动,其实行政干预有没有不重要,因为每个企业都会算自己的成本。干法制粉行不行,企业有自己的考虑,因为每个企业的情况不一样,干法制粉能给企业带来的好处,就是减少环保的压力,降低成本,如果下一步碳排放也纳入交易,以后有更大的文章可以做。

    尹虹:谢谢。冯总刚才讲要做差异化,今年出现了陶瓷大板,有1米、2米甚至更大的,但是山东目前为止还没有大板,陶瓷行业流行一句话,“无大板不大牌”,你怎么看?作为压机企业,你认为淄博会有上大吨位压机的需求吗?

    旷国军:如果要说真的把淄博产区做到全国第二大建陶产区,没有大板,好像也说不过去。我们分析了淄博产区,为什么现在大家对大板正在犹豫,有几个原因。

    一是这几年淄博的陶瓷产能始终处于缩减的状态,生产线在缩减。第二,陶瓷企业家现在先把主要精力放在最具有性价比及竞争力的产品上面,淄博企业家什么时候会启动做大板,我认为首先要通过这一轮的转型升级,把企业经营好了,稳定了才可以。另外,如果当广东、福建、江西的大板销售市场达到一定程度时,淄博的企业肯定上大板。淄博通过这么多年的沉淀,也出现了一些非常优秀的品牌,在目前产能缩减的状况下,正是要体现出品牌知名度的时候。

    我认为,上大板应该有几种方式。一是肯定要符合自己企业的经营状况。第二是要接地气,在现有生产线的情况下,能够马上生产出来,采用传统压机的方式应该最符合,国外的大板,对于淄博产区目前伤筋动骨的改革暂时还有点难度,销售市场还达不到,并且资金实力也要求太大。所以会采用传统压机,仅仅需要更换压机,把压机吨位提高,就可以生产出1200×2400mm的大板。所以淄博企业家目前只是在观望,不代表以后不会上大板。


一个生产企业没有自己的渠道和品牌
就是一个短命的企业


    尹虹:淄博对于区域品牌,甚至到具体品牌的建立和推送力度还是略显不够。佛山做总部基地,是背靠着佛山陶瓷这个强大的品牌,我想问大家一个共同的问题,在目前的形势下,淄博怎么破局?怎么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李峰芝:主要靠技术力量的创新,做自己能做的东西,适合自己销售的东西,要不然自身产量这么低很难维持下去,只能做差异化和不停地创新。在品牌投入方面,淄博还是比较少。

    旷国军:企业家之间应该多沟通一下,将资金、资源和各种信息都集中起来,就某一个产品,或者几个产品来一起努力,做出区域性的特色产品和区域性的品牌。

    冯竞浩:需要聚焦,现在行业有木纹砖、大理石瓷砖,各种纹理的砖,传统理解认为是不同花色品种的砖。我记得有一个聚焦做儿童房家具的企业,把所有的设计,比如小孩子喜欢的卡通类东西研究透彻。小孩喜欢的家具,可能也会带动整个家庭的需求。所以我们从卖砖到卖艺术,卖设计,到聚焦到人,可以做出儿童砖、老年人砖,甚至是梦幻时代的00后砖,以点带面,以一个年龄段,带动整个家庭,或者带动其他的需求,来做人无我有。

    我们现在还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自动化程度比较低,给人感觉是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那我们能不能达到欧洲水平的绿色智能的工厂?很多欧洲的企业,如果没有看到它的砖,从外观判你真不知道是陶瓷厂。

    欧家瑞:淄博陶瓷行业的破局突围,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靠这一点去破局,感觉太单薄。因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认为,首先要把环保做好,这是一票否决,没办法,要在一个地方留得下来,就必须做好环保。淄博缩减产能,但总有企业留下来,留下来的企业环保一定要做好。

    再就是要做好品质。过去佛山品质的口碑,比山东稍好。因为过去抛光砖大行其道,从原材料来讲,山东跟广东的原材料比是有差距的,所以广东的抛光砖比山东做得好,不是说山东人没技术,而是原材料方面还有差距。但现在是以抛釉砖为主,对于坯体原料的要求低很多,对釉的要求提高了。釉都是由专业的公司提供生产,花色有墨水公司解决技术问题,现在山东的全抛釉在全国是很有地位的。淄博在品质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

    从品牌方面来讲,淄博跟佛山的差距很大。品牌与渠道是没法分的,对于一个贴牌商来说,可以没有工厂,就凭着品牌和研发能力,找人代工,就能占领市场。这样的企业是最优秀的企业,它不需要担负养工人,不需要搞生产,搞环保,有品牌就可以创新,这样的品牌也是最高水平的品牌。不过我们说的是现在留下来在淄博继续生产的企业,生产企业如何做品牌?淄博现在有600多个贴牌商,生产企业的产能有多少是为别人做嫁衣裳?一个产区必须有一批骨干企业,有很好的品牌力,才能支撑这个产区。大量贴牌生产,是淄博最大的一个弱点。一个生产企业要是没有自己的渠道,没有品牌,就是一个短命的企业。

    孙红霞:在我看来,淄博产区OEM订单生产以及庞大的贴牌市场,是任何复制模仿无法超越的。淄博留下来的陶瓷厂家,一定要回归事物的本质,用工匠精神,用匠心的精神去对待产品,只有这样淄博才有唯一的出路,产品质量不好,就无法谈其它的。我引用习总书记的一句话,“取势者可为人先,能谋势者必有所成”,送给在座的陶瓷企业家。

    黄丹:从技术和设备重新定义来讲,以前淄博生产线都比较短小,现在有一个新的机遇,要建设新的工业园,就需要重新定义,在设备、技术上重新布局。我认为,300米到400米左右的生产线,比较适合淄博产区,尤其要注意一些能够提高性价比的技术和设备。对于新工业园,淄博产区完全有条件做到创新生产线的示范产区,这对于淄博走品牌之路非常有帮助。   

    高继雄:福建在前年开始使用天然气,那时外墙砖急剧下滑,整个市场哀鸿遍野。但是今年,他们在转型当中找到了一条路。福建有一家叫宝达的企业,从去年开始,产品、分销渠道、品牌、产业转移、技术创新都同步在做,现在已经有八条生产线,但整个投入并不大。它把整个产品研发、销售资源、生产资源、供应链资源进行了整合,归到了6类产品,包括薄板、厚板、全抛釉、现代仿古砖、最传统的小规格砖等。它并没有强调很多的品牌优势,也没有强调很大的规模,淄博是不是可以走这条路,通过专业的和最经济的方式,在品牌之间、企业之间、关联企业之间做一些产品、产能的整合,一步步地做起来这个局是可以破的。
 
    尹虹:谢谢各位嘉宾。淄博产区的破局突围,我概括一下,主要是品牌和创新。但是说起来很容易,具体做却并不那么容易。有两点我印象很深,一是要走差异化,淄博不能完全复制佛山的模式,因为淄博没有这个产业基础。淄博的差异化,比如可以考虑成为北方的物流集散中心。欧总说佛山产区的强大,是因为佛山有强大的品牌和强大的研发能力。其实佛山同样有强大的产量,虽然佛山本地的产量小了,但在全国各地都有产量,所以佛山产区的“强”和“大”是不分开的。当然,淄博对于品牌的建设,特别是区域品牌建设,肯定要下功夫。所以淄博产区的破局和突围,需要大家的努力,任重而道远,我们可以等三年五年之后再看。 


关闭